荔枝视频下载app绿软分享吧

姬雨萱一听这话顿时笑了起来,这一次还真来对了,居然有大生意上门。

不过现在打破封建枷锁的姬雨萱,原来是文静,与世无争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闺秀范儿。

而现在,感觉比之前灵动了很多,人也更活泛了。

所以她没急着表态,而是暗想着,以前我朝的好东西,好玩意,可没少让老外或抢,或骗的捞走不少,其中更是不乏极具民族象征意义,以及重要考古意义的珍宝,现在想要都要不回来。

还有贸易往来,该死的老外也没少往我朝卖假货,卖洋垃圾。

所以,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说,只要是对洋人,逮住了,有机会当然是能坑就坑。

别的方面人家有检验标准和规格,自然要照章办事,但是古玩这东西,世界都没有标准,甚至说句难听的,这是唯一可以制假贩假的行业,就算买到假货的人,也得自认倒霉,没处说理去,因为这叫打眼!

“不着急,我先看看货。”姬雨萱非常外行的说。

经理一愣之后,苦笑一声转身去拿‘货’了。

刘剑锋看着姬雨萱,问道:“你怎么笑得贼兮兮的,看着不安好心似得。”

“什么不安好心,对来我朝淘换古玩的洋人还有什么客气的,自己找上门来爱坑,我还用客气吗。”姬雨萱狠狠的说:“所以我要先看看我家的货,如果是真的就不卖,如果是我爹制作的,我就狠狠宰他一笔。”

“为你的爱国精神点赞。”刘剑锋竖起大拇指道。

成熟气质演绎动

如果能用古玩这东西坑老外,那真是再好不过了,不过,现在这年月,市面上哪还有真的古玩流通啊,多半都是仿制和做旧,最好的,也是碎了,坏了,破了的古玩拼凑翻修的。

所以这年月还来我朝倒动古玩的老外,多半也是行家,肯定也知道这一点。

所以刘剑锋猜测,这些人会不会是那导演说的,那位师姐派出来寻找天材地宝的另一批人马呢?

不管是不是,刘剑锋现在已经到了便宜行事的地步了,说是公私兼顾也行,总之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至于那个黄泉组织,之前刘剑锋就打掉了很多人,也抓捕了不少人,通过这些人的口供相关部门也在继续追索,刘剑锋没有细问过,但也没听说过最近还有黄泉帖的出现。

现在处在一个古怪的阶段,好像一个小学生完成了跳级一样,直接从二年级跳到了四年级似得。

刘剑锋原本在一线追查黄泉杀手,而且成效斐然,可正是因为不断的深入,莫名的到了另一个层次,接触到了水中老妖婆,灵魂打怪兽,在地方当神明的东方师姐。

这样一来中间就出现了断层,底层打掉和抓捕的那些黄泉杀手相关人士,不知道高层核心的情况,而抓不到了导演一伙人,又不知道下面的情况。

这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,刘剑锋看起来无事可做了,但又随时可能遇到各路敌人,原本有序的追查,变成了遭遇战。

而遭遇战则是最残酷的战斗,来不及组织谋划,什么计谋都用不上,完凭借的就是自身的硬实力。

好在刘剑锋现在信心十足,不管是遇到黄泉杀手,还是遇到那位师姐的仆从军,他都有信心应对。

就在这时,那经理拿着一个锦盒出来了,小心翼翼的交给姬雨萱,做戏做套,有时候想要骗人,首先要骗自己,就像现在有些微商,他们真的觉得自己真能靠发朋友圈卖卖货,就能喜提保时捷,实现家庭事业双丰收。

所以一看这架势,刘剑锋就觉得,这锦盒里的红陶碗多半是假的。

不过拿出来之后他和姬雨萱都有些发蒙,因为做的实在太旧了,好像看一眼都会掉渣似得。

经理解释道:“我们的陶土文化起源很早,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,后来慢慢形成了文化,一直到隋唐都在使用,直到后期才出现了瓷器。”

“这不会就是新石器时代的吧,原始时代的生产工具也算古董?这东西应该不让流通吧?”姬雨萱也有些蒙了。

经理微微一笑,道:“具体是什么时期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是个老物件,靠买家自己的眼力。”

刘剑锋闻言一笑,道:“这样做买卖最省心,甚至有些不要脸,让买家自己看着出价,给少了我不卖,给多了我大赚,最关键的是,买家吃亏上当也得自己忍着。”

“那你跟我说句实话。”姬雨萱自然没有刘剑锋这么丰富的社会经验,追着经理问。

经理却笑着说:“大小姐,我是真不知道,反正闫先生特意把这东西珍藏在后面的保险柜里,只有特殊的几位大藏家来,才会拿出来示人,寻常是难得一见的。”

话说到这,古玩城礼来了一个一行人,看穿着打扮,都是非富即贵的主儿,有的手上带着文玩手串,有的脖子上挂着碧绿的翡翠,碧玉的就像啤酒瓶子。

经理一见这些人,眼睛顿时冒出了星光闪闪,就像饿狼看到了肥羊,卖家最喜欢的就是不懂装懂人,那真是人傻钱多啊。

姬雨萱也看出了他的心思,便道:“你去招呼客人吧,不用管我,我自己看看。”

经理笑呵呵的客气几句,连忙走了出去。

姬雨萱随意的拿着手里的红陶碗,问刘剑锋:“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形态不错,圆润挺翘,侧面看起来听饱满,但正面看起来还是有些小。”刘剑锋一本正经的分析道。

姬雨萱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去,红陶碗拿在手中,放在胸前,而刘剑锋这形容……

姬雨萱顿时红了脸,道:“你看哪呢?我让你说碗。”

“是啊,我说的就是碗,碗形的一般真不多见,即便不大,看起来也很挺……至于你手里这个碗,我哪知道啊,石器时代,还算原始时代吧?”

姬雨萱白眼一翻,懒得搭理他。

自从阎景生被抓,她母亲深居简出之后,这妞儿有点放飞自我的感觉,说话表情越来越接地气了,这是人设要崩的节奏啊。

原本刘剑锋还想着用封建礼教套路他呢,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,沾衣裸袖变为失节啊,看一眼就非你不嫁之类的,多省事儿。

姬雨萱找个地方坐下来,双手捧着陶碗,凝神静气,好像要钻进去似得。

刘剑锋实在搞不懂,她这到底是主动技能,还是被动技能,但显然是与生俱来的天赋,着实让人羡慕。

别人想要这样鉴宝,怎么都要出个车祸呀,瞎一只眼睛之类的,才能开启金手指,人家姬雨萱则是天生的。

不过刘剑锋不需要这样的天赋,也知道这东西是假的。

不是他感受到了什么灵气,而是因为之前经理的介绍,说这是阎景生的心爱之物,平日里锁在保险柜里,只有相交不错的大藏家来了,才会拿出来大家赏玩一番。

这话首先就前后矛盾,既然是心爱之物,还是宝物,十个人都知道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,阎景生又怎么会拿出来炫耀呢?

这显然就是古董商故意做的局,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广告,闫大师心爱之物,并且得到了诸多业内大藏家的一致肯定,这就足以让很多人傻钱多的潜在买家心动了。

很典型的营销和炒作的套路,否则,怎么会连老外都知道他有这货呢。

再说,古玩城里的东西,就像姬雨萱说的,都是‘货’,来到这儿就是买卖交易用的。

“假的!”刘剑锋一看姬雨萱的那薄薄的宛如玫瑰花瓣的嘴唇一张开,立刻和她异口同声的说。

姬雨萱被他紧盯着自己的嘴有点不好意思,通常都是一对情侣,出去玩了一整天,心情巨好,玩的也进行,感情因此急剧升温,晚上男人送姑娘回家,临别的时候相互注视,当男人的目光落在姑娘嘴唇上时,那意图不要太明显。

可没有这种情绪和气氛,直接盯着人家姑娘的嘴,那就是猥琐臭流氓。

所以姬雨萱连忙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没有灵气。”刘剑锋胡诌道,像极了骗子把屁大点事儿都往天地大道,神仙精怪上扯一样。

不过这话说完,他和姬雨萱的眼睛都亮了一下,姬雨萱更是激动的脸蛋都红了,压抑着兴奋说:“咱俩比一场,把这古玩城扫一遍,看谁淘的真货多?”

“呵呵,太嚣张了不好吧?”刘剑锋笑着:“在正规的赌场里,有那些真正的赌术高手横扫地方,大把赢钱的,最后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见面嘛。

再者说,咱俩绕一圈,最后都一无所获,到时候会不会怀疑人生啊?”

这话说的,姬雨萱的兴奋尽头顿时被扫掉了一半,不过既然是出来玩,体会人生,就不要考虑太多负面因素,没发生的事儿提前就去担心,纯粹是找罪受。

“你就说敢不敢跟我比吧?”姬雨萱激将道。

刘剑锋伸出三根手指,道:“一二三,开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