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莓app二维码下载

   窗外的景匀速变换,阳光倾洒,繁华似锦。

   可是盒子里的小家伙却是待不住了,眯起眼乱叫唤着,显然不喜欢这般被阳光笼罩。

   凌冽抬手在玻璃窗上轻叩,卓然摁下一个按钮,车窗玻璃被深色的小帘子挡住。

   她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他还挺贴心的。

   白皙的小手抚上小家伙如雪般的毛发,慕天星忍不住道:“阳光太刺眼,它眼睛受不了。”

   凌冽瞥了眼盒子里的东西,淡淡吐出三个字:“它太弱。”

   慕天星也不理会,捧起那一团软软的小东西,直接不要盒子了,就这样大咧咧地放在她饱满的胸口上,亲昵地逗着它。

   之前,在慕家的客厅里,卓然跟卓希说的就是这只猫。

   他们天不亮就听见它在叫,出来一看,发现它蜷缩着小身子在晨雾下瑟瑟发抖,一看就是刚刚出生。

   卓希想要把它抱回去养,凌冽不同意。

   卓希想要悄悄喂它点牛奶,凌冽不同意。

   卓希难过地问凌冽为什么,凌冽却在纸上暗示他们:除非慕天星同意养这个小东西,并且亲自照料它,否则,就有多远把它丢多远,任其自生自灭。

   清新妹子爱笑的眼睛无法抵抗

   慕天星闻言,自然怒了。

   她在青城的时候,养了一条纯灰色的星罗猫,短毛,高贵,机灵,可爱。

   这只猫伴随了慕天星八年光景,高一那年,慕天星来念高中,那只猫不吃不喝在院子里等着她,年纪也大了,慢慢生了病,死掉了。

   慕天星得到消息后,跟学校请了假专程回家看它,还亲自给它建了个小小的墓,就葬在慕家的院子里。

   那时候,慕天星很伤心,整整哭了大半个月。

   慕亦泽夫妇不舍得女儿伤心难过,提过给她再买一只更好的宠物,可后来她在念高中,高中毕业后又念大学,根本没有时间再养宠物了。

   经历了上次的那件事情,慕天星明白了一个道理:如果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伴,宁可不养,也不要让它在思念与孤独中惨淡逝去。

   摸着胸前的小家伙,慕天星忽然就想起她的猫了。

   她的猫叫做惜惜。

   可是,她却没能好好珍惜它,陪伴它走到最后。

   瞳孔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,她忍着,努力不让它掉下来。

   抬眸看着卓希的侧脸,她好奇:“它有名字了吗?”

   卓希摇头:“没有,要不然,叫妞妞?我看过了,这猫是只小姑娘。”

   妞妞?

   慕天星拧起了眉头,显然觉得这个名字太土了。

   这时候,一道好听的声音从她身侧掠了过来:“珍珍,珍惜的珍。”

  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   珍、惜!

   看着凌冽深不可测的瞳,有几分不确定:他为什么会给猫起这个名字?难道他知道她以前养过一只猫,叫做惜惜?

   凌冽目不转睛地望着她,嘴角轻扬:“它白如雪,似珍珠,叫珍珍如何?”

   她释然。

   原来他给猫起名叫珍珍,是因为猫毛是雪白色的。

   而他却又浅浅一笑,似之前的每一次一般,一笑倾人城:“珍珍,因为珍贵,所以珍惜。”

   车厢里很安静。

   慕天星也没说这个名字到底好不好。只是,当胸口的猫儿叫唤的越来越厉害的时候,她当即看向卓然:“去宠物店!”

   须臾——

   凌冽依旧坐在原来的位子上,手里却捧着一杯温温的牛奶,那是慕天星塞进他手里的,却不是让他喝的,而是让他帮着拿着的。

   两人的座位之间摆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,都是凌冽以前没有见过的。

   她把珍珍放在腿上,白皙的小手在各种东西之间翻来找去,似乎对每一种宠物用品都很熟悉。